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秒速牛牛

时间:2019-12-13 23:13:01 作者:pk10方法 浏览量:88886

秒速牛牛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见下图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秒速牛牛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秒速牛牛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4.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秒速牛牛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万博体育在线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澳门赌博正规网站大全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怎么买彩票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G亚游备用网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龙8国际pt老虎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银河娱乐网址

不少基督徒会在四旬期选择禁食。(图:Pixabay/Rovin)

四旬期是教会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认为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一个拒绝罪的诱惑和除旧更新的时期,这段期间非常重视祷告和禁食,不少基督徒也在此期间会禁食。但随着属灵节期四旬期的开始,部分神学家开始关注起这么一个事实:对于如何及为什么有必要进行禁食,很多基督徒从未受过教导,于是这导致了禁食操练重要性的逐渐减弱。

有神学家称,禁食操练毫无疑问是基于圣经的,其重要性并未消失,只是由于美国基督徒对此操练得比较少而已。

在2018年11月版的《桌上谈》(Tabletalk)杂志上,盖伊·M·理查德(Guy M. Richard)发表了一篇题为《基督徒应该禁食吗?》(Should Christians Fast?)文章,称:“西方在接近基督教(及整个宗教)的方式步骤中,已经将禁食完全剥离了出去。由于世界对教会渗透如此之深,可能就是西方基督徒对禁食如此陌生的主要原因。”据悉,理查德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改革宗神学院,为系统神学专业的执行负责人兼助理教授。

“但是,我们要记住,耶稣对基督徒单纯地通过提议并不感兴趣。耶稣不是寻求对要求禁食经句的机械背诵,也不是在寻求对给与、祷告或其他别的什么经句的机械背诵。”

作家詹妮弗·伊瓦兹(Jennifer Eivaz)在其新著《荣耀载体:如何每天保有主的存在》(Glory Carriers: How to Host His Presence Every Day)中称,禁食是一位“游戏规则的改变者”(game-changer),因为它是一种不间断代祷的形式。3月6日,伊瓦兹在接受《基督邮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当耶稣对门徒们说话时,他问了一些有关主祷文的问题。耶稣并不是只是问问题,他也作了一些非常明确的陈述。他提到了‘当’你祷告,也提到了‘当’你禁食。”

伊瓦兹指出,耶稣的话语是明确的,即祷告和禁食是基督追随者的基本操练。她解释说:“当你禁食时,它会与祷告联系在一起。太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你正在把身体当做献祭,而且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祷告。你可能不是在那个时刻表达出某些具体东西来,但该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连续性的祷告”

“想想一下,禁食一整天的力量。那可是24小时的连续祷告。这种操练产生了突破,相比人们平常的祷告或根本不进行祷告,这种祷告会得到更高层次上的回应。”据悉,伊瓦兹负责牧养加利福利亚州特洛克的丰收基督徒中心(Harvest Christian Center in Turlock, California)。

伊瓦兹认为,很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不进行禁食的基督徒,根本没有受过有关禁食的扎实教导。教会领袖也没有呼吁进行禁食。但同时,圣经上充满了先知们的例子,他们为上帝发声,既呼吁人们进行禁食,又教导人们如何进行禁食。

伊瓦兹敦促牧师和非专业领袖对禁食这一完整概念及其伴随的属灵进行重新考量,特别是耶稣在《马可福音》9:29论及被鬼附身的男孩。

《马克福音》9:29这么记载:“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伊瓦兹表示:“所以,如果有人在属灵上存在压迫,而你没法进行破除。那么好吧,进行禁食祷告吧,然后你就可以破除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与禁食相关的一些属灵层面的联系。我们变得更为以肉体为导向,以娱乐为导向,从而忽视了属灵领域。”伊瓦兹问道:“当处理包括善与恶在内明显的属灵力量时,如果在意神国的进步,那么人们怎可以不去进行禁食操练呢?你所需要处理的事情正需要进行禁食。”

“就像上帝尊重一位渴望寻求他旨意、祈求突破的基督徒一样,他也会存在于共同进行禁食的各个社区之中。”

伊瓦兹还引用了《以赛亚书》58章,称人们若将祷告与禁食结合起来,则会加速祷告得回应的过程。《以赛亚书》58:8这么记载道:当你按照上帝的规定完成禁食时,“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

伊瓦兹还称,虽然圣经显示了不同形式的禁食,如先知但以理就禁食肉类和葡萄酒,但这些禁食统统都是围绕着不吃食物。“在很多基督教圈子里,人们都会进行消极禁食或一季度不使用手机。我认为这些都是有帮助的,但还不是圣经上所称的禁食。”

“我身体有这么一个特征,即如果我不吃些东西,则我的血糖会飙升。所以我训练身体一次只进行一小时的禁食,等于只将身体多锻炼了一小时。你必须伴随着自身特性来做进行禁食,而主会尊重你的情况。”

对此,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唐纳德·惠特尼(Donald Whitney)表示同意。据悉,惠特尼担任该校圣经属灵学教授及下属神学院院长。

3月6日,惠特尼在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圣经上,禁食经常出现,其重要性与洗礼一样。根据我的统计,圣经约有77次提到禁食,相比下洗礼有75次提到。”

与伊瓦兹形成呼应的是,惠特尼也表示人们不会做未受教导的事情。惠特尼表示:“在讲台上,你很难为你从未做过事情而提出倡议。如果你没有禁食过,那么你很难出面敦促人们进行禁食。对于家庭敬拜或任何其他的操练来说,情况一样。”

接着,惠特尼解释禁食有着很多目的,但最为常见的还是强化祷告的效果。他强调说,要做到正确地进行禁食,则必须有一个圣经上的目的。如果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禁食就变成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

“禁食不是出自教会的想法,也不是某些历史大人物的想法,而是出自上帝的。我们不会借着禁食来操纵上帝,也不会由此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你感觉到饥饿,肚子咕咕叫,头也很痛,你就会说:‘伙计,我饿了’。于是,你下个想法就会是‘哦,对了,我今天禁食了’。之后,你第三个想法会是‘这禁食到结束还持续多久?’。如果你这么做,那就是错误的禁食。”

“为了做到正确的禁食,应该遵循饥饿感和纪念因何而禁食,举例来说就是,纪念某人的配偶或某人皈依基督的祷告。”

惠特尼重申道:“你的饥饿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目的,则禁食只是某种需要忍耐的行为。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借着让自己受苦来打动上帝,还可以借由某种方式获得上帝的青睐,但这只是以目的为基础,而不是以福音为基础的禁食观点。这也可能是那些进行禁食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了。”

惠特尼认为禁食操练非常重要,也要求学生们每学期禁食两次。但他并没有强制,因为学生里总会有怀孕或身患糖尿病的学生,让他们不吃东西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我们希望确保不要出什么乱子,即我们绝对不想让人做些会伤及自身或未出生孩子的事情来。”

惠特尼表示:“但我也有发现,有意志力的地方就有办法。”他指出,既有办法让他们放弃食物以便获得祷告所需的饥饿感和缺乏感,同时也要营养摄取,以保证身体机能得以运行。

据悉,惠特尼是《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Spiritual Disciplinesfor the Christian Life)一书的作者。该书探讨了禁食的目的。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

....

热门资讯